纸袋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袋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消息】泉州市区乱收费为啥没人管管理公司无法杜绝

发布时间:2020-11-23 01:16:13 阅读: 来源:纸袋厂家

按照《泉州市中心市区停车场收费管理办法》,晚上9时30分至隔天早晨7时30分,路边停车位免费。但早报记者发现,中心市区路边停车位超时收费问题普遍存在(详见《泉州停车位超时收费问题普遍 提醒:违规可投诉》)。

很多收费员未统一着装,是否具有收费资质难以辨别。

作为市区临时停车位的主要管理者之一,泉州市畅顺停车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畅顺公司”)昨日回应,公司设有夜巡组对停车超时收费问题进行巡查,而天后宫等违规严重地段并不归该公司管理。记者了解到,市区停车位的管理方性质五花八门,管理情况复杂。

停车管理公司无奈:

今年已开除过违规人员 有夜间巡查但无法杜绝

昨日上午,记者来到了泉州市畅顺停车管理有限公司。该公司综合部的谢先生告诉记者:“一般来说,我们公司一星期会进行2次至3次的抽查。今年四五月份还进行了较为集中的高强度的夜间巡查。”

谢先生表示,停车位收费员的工资包括基本工资、岗位工资和绩效工资三部分,而且停车场所收停车费的收入必须全额上交,全部由公司的财政部门进行管理分配。畅顺公司对于乱收费的现象是绝不容许的,一旦发现直接扣除绩效工资,屡教不改者直接予以开除。今年以来,畅顺公司已经开除了两三个违规的工作人员了。

“我们公司2014年3月接手这些停车场后,就对停车牌、停车线、收费人员统一着装以及服务态度都进行了高要求、高标准的规定,并且组建了2个巡查小组,负责进行白天和夜晚的巡视工作。由于这段时间出台了很多相关政策,我们需要消化一下,今年晚些时候还会进行一次大力度的整顿。”谢先生说。

然而,单靠公司的巡查无法完全杜绝收费员的违规行为。针对网上对停车收费问题此起彼伏的声讨,谢先生感到很无奈。他表示,遭遇违规收费问题,可以拨打0595-28282818举报。

管理方五花八门:

天后宫夜间停车收费谁管? 隘南社区称不知情

“我们目前在泉州市区拥有89处路内停车场,1800多个停车位,仅占中心市区路内停车位的33%。市民经常打电话给我们反映问题的地段,并不是我们公司管辖的。”谢先生说,超时收费问题严重的天后宫并不归属于畅顺公司管理。

一业内人士表示,天后宫、美食街、二院对面等违规收费问题较多的地段,均不属于畅顺公司管理。“目前,市区大大小小有注册的正规停车管理公司有十几家,还有一些属于社区居委会、当地老人会和小区物业公司管理。”他说。

离开畅顺停车管理公司之后,记者又采访了天后宫所属辖区的隘南社区居委会。居委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虽然天后宫属于隘南社区管辖范围,但是天后宫前的停车位并不归居委会管,这块区域的停车问题白天由天后宫和派出所管,晚上的情况居委会并不清楚。

“停车位管理情况非常复杂。比如鲤城区人民法院门前的停车位,就是当地老人会收费的。一般会有两个老人在法院门口坐着,汽车、电动车都收费,他们也给停车票。一般情况下,大家都不会和老人计较。如果态度强硬一点不给钱,老人也不会硬是追着要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说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■记者回访

大部分停车位仍在超时收费

昨晚10时30分,记者再次探访之前暗访过的几处超时收费路边停车位。

市区六灌路属于畅顺停车管理公司管理。昨日经过早报曝光之后,原本告诉记者收费到晚上11时的收费员并不在其收费的路段上。记者在此等候了几分钟,两辆车来此停车,并没有人上前收费。整条六灌路在10时30分左右仅有一名没穿畅顺停车有限管理公司制服的男子正在收费。

随后,记者又来到了天后宫前。这里被收费员称为“整片都是我的”,但并没有划线。昨晚,这里摆满了小吃摊,仅有少数几辆车辆停放在一边。而天后宫正门前划线的停车位上仍旧在收费。

文化宫门前的停车位,收费员也依然“在位”。在刺桐路友德大酒店前,超时收费的情况也没有改变。当记者表示,晚上不是免费吗?收费员表示:“不收费我坐在这干嘛?”

遇到违规收费,您可以拨打市物价局热线12358维权,如果是属于畅顺公司管理的停车位,您还可以拨打0595-28282818投诉。

■市民有话说

昨晚10时50分,天后宫前的划线停车位仍在收费。

昨日,早报在官方微信上针对路边停车位超时收费的问题进行了投票调查,上百位读者参与了这项调查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情况是这样的:

26%的读者表示,自己曾为深夜时段被收取停车费而“反抗”过;

38%的读者则表示,自己曾因为不好意思而被动交费,特别是看到其他人都交,或者遇到被收费员数落的情况时。

早报的报道在市民中引发强烈共鸣,读者纷纷向早报官方微信吐槽自己的遭遇。

一直存在乱收费,为什么没人处理?

石头:若是开个高大上的车去,对方肯定又会骂:开着好车交不起停车费干脆别开了!

林先生:多数人是不想计较而给钱,不想因为几块钱而破坏夜生活的好心情。

shuxiu:真要好好管管了,这也关乎城市文明形象的问题。

净无痕:到处都是乱收的,根本没监管,私自收费,不交就划车。

阿熊:这些收费员是谁雇的?他们的工资多少?钱收到哪儿去了?都应该公布。

在路上の时光:泉州中山公园和二院附近,一直存在乱收费,为什么没人处理?

那那:二院到中山公园门口的路段,一停就收10元,随停随走都要交钱。

对方正在游戏中:美食街,早上收5元,晚上收10元,是这样吗?

明明占理的事,还得极力争辩解释!

网友“红记记”留言:“有一次带孩子在田安南路理发,停完车后发现店里太多人要等就放弃(理发)了,总共停不到十分钟。收费员来收费的时候,我问她停车半小时内不是免费的吗?她直接说不知道。后来我就问她是什么公司的。她大概是怕我是相关单位的,就赶紧说走吧走吧。然后还絮絮叨叨‘开了一辆小车还要计较5块钱’之类的话。”

当时,“红记记”的小孩就在一边,以为是家长想要赖掉停车费,“红记记”只能一路和孩子解释停车收费规则。“明明占理的事情,还得极力争辩解释。”“红记记”很郁闷。

不只晚上超时收费,还有“赶早”的!

市民胡先生则表示,中心市区一些路边停车位不只是晚上超时收费,早上也是“赶早”违规。不久前一个深夜,他将车停放在田安路的路边停车位上,第二天早上7时就早起移车。可是,收费员已经早早“待命”了,硬是收走了5元钱。(记者 李菁 胡彦明 石勇 实习生 叶辉超 文/图)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闽南网7月31日讯 “看了那么多关于小孩被拐的电影,如今发生在我身上,才知道有多可怕”。昨天事发两小时后,罗妈妈仍惊魂未定,她紧抱女儿,不愿离开半步。两岁的女儿小文正倒在妈妈肩头酣睡,年幼的她还不知道,妈妈刚刚花了多大的劲才把她夺回来。

昨日上午8点50分,嫌疑人汪某走进泉州台商区洛阳镇屿头村一栋厂房内,抱走了独自在二楼楼梯口玩耍的两岁女童小文。母亲5分钟后,及时发现,通过视频监控,十几分钟后当街将汪某抓住。

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,汪某有精神病史。

监控拍下偷抱小孩画面

讲述:离开视线5分钟 孩子就不见了

昨日早上11点,事发地楼下开冷饮店的房东张阿姨和店员们还在议论此事。“我当时看见有一个女的抱走小文,我还以为是厂里的员工带她去玩呢。”

海都记者来到台商区洛阳镇环溪路的这栋五层厂房。罗妈妈仍处于惊慌中,脑袋一片空白。在丈夫安慰下,她才开口讲述事发经过。

昨日早上8点多,罗妈妈带女儿买完菜回厂房二楼。丈夫蔡先生租下其开鞋厂,一家人也住在厂里。

事发当时,蔡先生在二楼办公室工作,15岁的小文哥哥在卧室睡觉。罗妈妈把菜放进冰箱里时,小文独自走到二楼楼梯口。她不太会走路,不敢下楼梯。放好菜,去了趟洗手间,罗妈妈就去找小文了。可当她走到楼梯口时,小文却已不在。此时,小文离开她视线5分钟不到。

罗妈妈追上穿短裤的妇女,两人扭打在一起

监控:白衣妇女抱走孩子 锁定逃走方向

孩子去哪儿了?罗妈妈第一反应就是去楼下食堂找小文姑姑,小文最爱去姑姑那儿玩了。可姑姑说没见到小文。

会不会是厂里的员工抱小文去超市买零食了?罗妈妈和小文姑姑又赶快跑到冷饮店,询问店员和房东。房东说,好像有个女的抱走了小文。罗妈妈顿时慌了。她赶紧喊来丈夫查看监控:监控显示,8点52分,一名白衣妇女走出大楼,向环溪路北侧走去,她的怀中抱着的正是女儿小文,该妇女还不时亲亲小文的脸。此时,心急如焚的罗妈妈还幻想着,会不会是厂里员工?可厂里员工那么多,背影也看不出是谁啊。她和小文姑姑立马追出去,分头去附近超市寻找。

追寻:妈妈追到嫌疑人 对方竟称“是我的小孩”

罗妈妈满脑子坏念头,跑了不到两百米,就在一条小巷里撞上了白衣妇女,她正抱着小文快步逃走。

“那个人我不认识”。罗妈妈惊恐极了,拼命追赶,那妇女抱着小文也跑得越来越快。罗妈妈甩开高跟鞋,赤脚拼命追上去。

“你还我小孩!”边喊边追,终于在一家药店前,罗妈妈逮住了白衣妇女。那人用力推开罗妈妈,并用闽南语凶吼:“什么你的小孩,这是我的女儿!”罗妈妈火了,死死抓着对方衣领不放。小文姑姑此时也赶到了,立刻上前趁机夺回小文。此时,小文手中还拿着白衣妇女给的手机玩。

见小文被抱走,白衣妇女夺回手机,和罗妈妈扭打起来,边大喊大叫。附近店家和路人闻声围上来。姑姑担心小文受惊吓,哭着先把小文抱回家。她还没走回店里,在街对面大喊“快抓拐小孩的!”仍在查看监控视频的丈夫蔡先生,得知情况后,也冲去现场。

蔡先生赶到时,罗妈妈已经瘫倒在地,但手还是死死抓着。丈夫立马扶起妻子,质问白衣妇女:“你为什么抢我的孩子!”

随后,屿头村巡防队员赶到,将白衣妇女带到村委会。蔡先生报警后,洛阳派出所民警将白衣妇女带走。蔡先生当时听围观村民说,这名女子曾在街头裸奔过。

调查:多次“踩点” 两分钟抱走孩子

昨日中午,海都记者在冷饮店调取了泉香大厦的视频监控。

从监控中可以看到,早在昨天上午8点38分,白衣妇女汪某就已经出现在大厦附近。她从通道进入大厦,在一楼停车场徘徊,并盯着楼梯口看了很久。8点42分,她从通道侧门进去,到一家便利店。

便利店老板说,当时汪某在店里转一圈,没买东西。见她行为诡异,就把她赶出去。8点45分时,走出店后,汪某径直走到街对面的树下坐着。8点50分时,汪某从树下往大楼通道走去,此时,小文独自在二楼楼梯口玩耍。8点52分,汪某抱小文走出大楼。一分钟后一起消失在监控画面里。

汪某偷抱小孩并无刻意遮掩,环溪路上人来车往,附近邻居也没注意到,短短两三分钟孩子就被抱走。

背后:嫌疑人有精神病史

昨日下午,台商公安分局通报称,嫌疑人汪某有精神病史。

接到警方通知,汪某的亲哥哥汪某勇赶到洛阳派出所给妹妹送药。汪某勇无奈地说,前段时间,妹妹在街上打人,也被警察抓过。“只要吃药就和普通人一样,不吃药就总闯祸。快两个月了,她都没吃药”。

汪某的家在洛阳镇下星村一栋一层石头房。邻居汪先生听说了汪某抢孩子的事,说“他们一家就有三个患精神病”。记者了解到,汪某的父亲早年去世,母亲患有精神病,生有5个孩子。汪某的二哥失踪多年,二姐被人抱养,大姐也患有精神病,前年自杀。整个家,目前只有大哥一人打工赚钱,养活汪某和汪某妈妈。

厝边王奶奶说,汪某是20岁之后才犯病的,按时吃药,就和正常人一样。两年前,汪某嫁了别村的人,生下孩子后,回到娘家。最近,时有听到她喊“我要见我孩子”之类的话。(海都记者 喻兰 夏鹏程 文/图)

闽南网7月30日讯 时至今日,工地小工陈妈——这位身高1.5米,右脚因小儿麻痹有些瘸的女人,依然不愿相信,一向乖巧少话的儿子陈亮(化名),怎么会偷人东西,而且连偷5次,偷的还是旧裙子!

陈妈妈泪述对不起儿子

“我们所有人都想不通,孩子到底咋了?他才19岁,等着上大学,一直很懂事的,怎么会去做那种事呢?”说话时,陈妈两只长了老茧的手藏在袖里,摩擦着,眼神凄苦无助。

12天前,从江西老家来看望父母的陈亮,在泉州市区一处出租房偷裙子,被户主当场抓到。三个小时,民警审讯完并确认现场,以多次盗窃予以刑拘。

“我们亏欠这孩子太多了,他刚出生几个月,我们就把他送回老家,19年来,都不在他身边,好不容易来趟泉州,我和他爸还吵架,让他难受,心烦。”她拿出陈亮的高中毕业照,是一位高约1.7米、面相清秀、斯文白净的男孩。她反复说:“都是妈的错,要怪都要怪我自己。”

给儿子送去的炒米粉 被原封不动退回来

7月18日,陈亮被刑拘的那天中午,陈妈正躺在床上休息,最近一段时间,工地活少,收入也就少了。为了钱的事,陈妈中午还跟老公吵了一架,差点动起手来。

吵累了,陈妈关上房门,闭上眼,隐约中,他听见儿子出门了。她心里知道,儿子高考考得不好,正烦呢。

“可能是出门上网去了吧。”陈妈安慰自己。她们一家和老乡合租的民房,年久失修,一个月150元,没有网络。

下午4点,儿子放在房里的手机,突然响起来。

电话那头,一个陌生男人,自称警察,说陈亮偷东西被抓了。

“绝对不可能!”陈妈脱口而出。对方说,偷了几件衣服,被当场抓住,让她到派出所来一趟。

陈妈顿时慌了,从来没进过派出所的她,赶紧让老乡小王骑上电动车,喊上陈爸后一起心急火燎地奔向派出所。

虽然派出所离住处不远,但心烦意乱的陈妈居然迷路了。她急忙给包工头的儿子打电话,对方劝她“可能是诈骗电话”。这让陈妈的心稍稍放宽了一些,可过了不久,包工头儿子又打电话来,说跟民警确认过,确有此事。

陈妈一下子蒙了。傍晚5点多,在派出所门口,她终于看见儿子的背影——正被带上警车,她竟一下子没了反应,警车开远,才恍然追上去。

“偷了5次,6条连衣裙,现在带去辨认现场”。民警停下车说。

一个多小时后,陈亮辨认完现场后被带回了派出所。此时,一直呆呆地站在所门口的陈妈,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她想的是儿子能不能吃饱饭。

“他早上没吃饭,中午也没吃饭就出去,饿一天了,能不能让我送点吃的进去”。陈妈买来一份炒米粉,请求帮忙带进去。可过了一会儿,米粉被原封不动地拿出来。陈亮说他没胃口。陈妈又回去煮了稀饭,用保温瓶再送来。

就这样,陈妈和瘦小无话的丈夫,在派出所等到19日凌晨1点。

儿子8个月刚断奶 我们就把他放老家

左想右想,陈妈觉得都是自己亏欠儿子的。“才8个月大,刚刚断奶,我们就把他放在老家了”。

陈亮一家是江西人,陈爸早年丧父,家里穷;陈妈从小右脚残疾。为了谋生,陈亮8个月大刚断奶时,夫妻俩就辗转到泉州打工。

和大自己几岁的哥哥一样,陈亮从小就是外公外婆带大的,辗转寄宿,是家常便饭。小学,住外婆家;初中,到镇里上学,住附近大姨家;高中,到县里上学,一个人在外头租房住。

“小时候老家真穷,儿子饭都吃不饱,饥一顿饱一顿的;上学后寄宿在外婆家、大姨家,连饭都不敢多吃,那时他正长身体,饭吃不好,一直到现在都瘦瘦小小的”。

缺少陪伴,是陈妈最后悔的事。

这十几年来,只有春节,夫妻俩才会回家。陈妈说,陈亮最开心的,是暑假变成候鸟,和哥哥一起飞来泉州,帮父母在工地干活。

“钉模板,搬水泥,他什么都干,从不喊累”。孩子长大了,陈妈发现一些细节:儿子看起来胆小、内向。

陈妈记得,陈亮小学五年级时,一次小腿被蛇咬,却不敢说,熬到晚上,才和外公说。电话那头的陈妈急坏了,连夜联系大姨,把孩子送去医院。医生说,再晚些来,腿肯定保不住。

陈妈还发现,儿子好像对父母也有距离感,很多事不愿意说。初二那年暑假,陈亮一下火车,手腕缠着一圈纱布。陈亮说是体育课摔的,不痛了,当晚他却疼得满床打滚。给医生一看,才知道他是手腕骨折。

这两件事,是陈妈能想起的,关于儿子的,不多的故事。

母亲最长一次陪伴 是高考前的一个月

更熟悉陈亮的,反而是他的班主任。

“他父母长期不在身边,平时沉默寡言的,这次比平时考少了蛮多的,英语才考二三十分”。曾经的班主任老师说,陈亮成绩虽然不太理想,但是和同学相处不错,也乐于助人。

母子最长的一次陪伴,是两个月前的高考。

学习上,只读到三年级的陈妈也操不上心。她只知道,陈亮小学都在班级前几名,但乡下英语基础差,上初中后成绩明显落后了。这些年,陈妈唯一联系学校老师一次,是因为陈亮听力有问题,却被安排坐教室最后一排。陈亮得知后,反而责怪妈妈,“我坐在后面听不清,别人也一样听不清”。

今年春节,陈妈本想留下来照顾陈亮,陈亮却不肯,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懂得照顾自己,妈妈突然来,他不适应。

5月底,陈亮要高考了,陈妈决定请假一个月,回来督战,发现陈亮把校外的租房整理得干干净净。

“他没人照顾,又内向,吃都吃不好”。陈妈发现,儿子很敏感,过年过节,她大包小包提东西去串门,可是舅舅们递来的水果,儿子却不敢接,读书时也从不向条件好的舅舅们开口。

可结果让满怀希望的陈妈失望了。

陈亮考了400多分,只能上专科学校。陈亮说,考不好,就别浪费读书钱了。陈妈鼓励他,不管上什么学校,都要读下去。

陈亮最后借了一本报考书,勾画地都是学费较低的学校。一天,陈妈突然问,没考好,是不是谈恋爱了,陈亮严肃起来,“瞎说”。他拿出手机,“你看,我一个女生的电话都没有”。陈亮说,他和女生的接触只停留在见面打招呼。

听说陈亮偷东西,曾住在一起的堂哥堂嫂也想不通:那么勤快,帮母亲干活从不喊累的孩子,怎么会偷东西?

她只能怪自己,“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,为什么小时候不把他带在身边,为什么要天天吵架,为什么不多问问他的想法?”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闽南网8月1日讯 昨日上午10时许,网友“@好命在泉州”发布一条微博:“几天前,朋友的同事走在泉州东街街头,被一辆后面冲上来的电动车撞倒。撞倒人之后电动车仍失控,直接从头上压过去。现在脸部受伤严重!”并附上了一段视频。

随后,海都记者从泉州交警鲤城大队了解到,7月24日上午8时32分许,这起事故确实发生在泉州市区东街。

电动车撞飞女子 压过头部

据交警介绍,肇事电动车司机蔡某是一家软件公司的员工,事发当日上午想要到客户单位去维护一些电脑设备。受伤的女子姓康,20岁出头。

海都记者从交警提供的另外一段监控视频看到,康小姐本来是走在东街骑楼里面的,走到公安局门口时,就往非机动车道方向上走去。此时,蔡某骑着电动车,从机动车道上,拐入公安局大门方向时,刚好要与非机动车道上的另外一辆电动车交会,蔡某当时为了避让,就撞上了康小姐。康小姐被撞出几米开外,蔡某的电动车由于惯性,没能及时停下来,直接往康小姐的头部压过,康小姐当即抱头躺在地上,过了一会儿,才慢慢坐起身来。

蔡某停车后,他赶紧帮忙救助,并报了警。在旁边执勤的交警也赶过来帮忙。随后,康小姐被送到医院治疗。

康小姐面部由于与地面摩擦导致挫伤,牙齿断裂,本周二已经出院。民警初步调查,蔡某驾驶的电动车系超标电动车,有挂牌。目前,事故原因交警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对此,有网友评论道,有些电动车刹车不灵,车速又超快,遇到紧急情况刹都刹不住,真的很危险。还有网友提醒路上骑手和行人,到路口的时候,都要先看再走。(海都记者 尤燕姿 通讯员 郑刚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温文尔雅素颜妹子

雪糕 - 美腿美足写真

欧美性感内衣美女私房高清写真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