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袋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袋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涧江河里再淘金浏阳官桥镇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1:20:10 阅读: 来源:纸袋厂家

以涧江河乡村绿道为核心,集竹筏漂流、沙滩公园、踏青赏花、垂钓竞技等于一体的“泛涧江河生态示范带”已经有模有样。长沙晚报记者 颜开云 摄

长沙晚报记者 李万寅 唐薇频 颜开云 通讯员 沈祥谋

3月22日,浏阳市官桥镇苏故旅游度假区的涧江河边,游人如潮。

下午1时了,苏故村党支部书记、苏故乡村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昌武还没顾得上吃饭,却浑身是劲:“生态农庄预订了19桌,事先没打招呼、从株洲湘潭来的游客还有14桌。”

金黄的油菜花,火红的红花槭,与刚刚吐出新芽的青青垂柳一道,将清澈的河水映衬得斑驳多彩。可吃农家饭,可赏油菜花,还可垂钓、竹筏漂流……这条美丽的涧江河,在当地农民眼中,又成为一条“流金淌银”的河流。

时光回溯到二三十年前,“流金淌银”完全是另外的一番含义。“那时河里全是淘金的,最高峰时有几百条淘金船、上千人作业,虽然挣了钱,但是生态环境破坏得很厉害,河道伤痕累累。”作为当年淘金热的亲历者,潘昌武记忆犹新。

不堪回首

涧江河里挤满淘金者 无序行为带来环境恶果

官桥镇属浏阳西乡,其淘金史源于何时,已不可考。集镇社区的彭孟元今年63岁,他说附近山上有个“走马洞”,就是一个挖金留下的矿洞,其祖父辈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当地人开始在涧江河里淘金。“最开始是手工淘,就是潜到水里取河沙,再放到木制的淘金盆里淘洗。”彭孟元说,因为要端着淘金盆不停摇晃以去掉浮沙,所以当地人管这叫“摇金”。

当时,彭孟元和同事共同设计制作了专门的淘金挖斗,“一条船带设备,抵得上70个人的工作量。”

“1克沙金能卖到30多元钱。”涧江河村曾经的淘金人李金湘说,“摇金”运气好的话,一天可淘到1克,当时农村出一天工才几毛钱。

高额利润的诱惑,使得涧江河里聚集了大量淘金者。“20多公里的河里,挤挤挨挨都是船,密密麻麻都是人。”根据当地淘金人回忆及乡志记载,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堪称涧江河淘金最疯狂的时期,“几乎家家户户都参与。”

失控、无序的挖沙淘金,很快带来了恶果:河道千疮百孔,河水污浊不堪,两岸农田也被大量毁损。1995年前后,政府开始全面整治河道淘金行为。

海外淘金

500人在国外当淘金师傅 风光中酝酿家门口转型升级

随着淘金热在当地的“退烧”,有人利用积累的“第一桶金”和经验,开始了面向国外的采沙淘金设备的研发和制造。“最开始是小打小闹,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年产值数千万元的产业。”官桥镇经济发展办主任聂提介绍,当地有不少淘金船制造工厂,其中规模较大的有三家。

湘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规模较大的一家。“我们生产的淘金船出口到了东南亚、非洲、南美洲、欧洲的50多个国家。”老板彭湘杰骄傲地告诉记者,“在采沙淘金设备制造这个领域,官桥人在国外小有名气。”

淘金设备的出口还带动了劳务输出。对官桥农民来说,出国早已不是新鲜事,许多人家里都有护照。

“在国外,我们就是专家、师傅,工资保底每个月1万元人民币。”八角亭村农民陈洪波笑道。3月22日上午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和几名同伴正准备启程前往俄罗斯。

据介绍,官桥镇在外淘金者高峰期有1000多人,目前还有500人左右。尽管受邀到海外“淘金”享受到了专家、工程师一样的待遇,但不少在外漂泊的官桥人开始怀揣乡愁。浏阳市、官桥镇也开始有意引导海外淘金的官桥人回乡创业。淘金设备产业转型升级,发展低投入、高效率的环保机械制造提上议程。“官桥镇具备良好的基础条件,光持有焊工证的就有1000多人。”聂提说。

制造淘金船的厂家,开始制造水面保洁船、清淤疏浚船等系列相关产品。彭湘杰则准备“跨界”,把目光转向国内方兴未艾的“厕所革命”机遇。他投入了1000多万元新建生产线,主攻中高档的可移动环保厕所,目前通过与相关科研院所合作研发,已经拿到两项实用新型专利,有两项发明专利正在申请中。“环保厕所下半年可以投产,明年的产值就能超过淘金船。”彭湘杰自信地表示。

华丽转身

从“淘金之乡”到“垂钓小镇”

如今,不是当地人提醒的话,已很难寻觅到涧江河里当年全民淘金的痕迹。

涧江河发源于醴陵官庄水库的小河,流经官桥镇全部7个村(社区),汇入浏阳河,可谓官桥人的“母亲河”。

“养好一河清水!”近年来,官桥镇开始全面治理改善涧江河生态,一是疏浚河道,修复河堤;二是严厉打击电鱼、毒鱼行为,同时每年投放鱼苗10万苗;三是关闭沿河90多家生猪养殖场。

“人们敢下河游泳了,一向对水质极其挑剔的澳洲大龙虾,也在这里的基地安了家。”涧江河又恢复了流水潺潺、清澈见底的模样。水资源活了,“水文章”就好做了。水乡官桥决定结合全域美丽乡村的建设,打造湖南第一个“垂钓小镇”。

官桥镇镇长宋国辉介绍,从2016年以来,全镇以涧江河为轴已建成40多个垂钓基地,其中包括高标准的垂钓竞技中心,“仅去年就举办国家、省、市级垂钓竞赛10多场”。

休闲垂钓引发了一系列“蝴蝶效应”,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隐藏在涧江河里的商机。

拥有涧江河8公里河段的苏故村引入市场化模式成立乡村旅游开发公司,去年投资800万元建成苏故旅游度假区,其推出的竹筏漂流、烧烤露营、亲子拓展等项目大受游客欢迎。“这是个好地方,生态环境好,青山绿水,空气清新。”一名来自株洲的游客表示,官桥离株洲市区不过二三十公里,是株洲人的热门休闲地点。

“环境好了,旅游挣钱了,大家都能拿到分红。”身兼苏故村党支部书记和公司董事长的潘昌武介绍说,全村4500余人以涧江河等公共水域、公共基础设施等资源作为股权,按人头入股共享49%的股份。潘昌武还给记者透露了一个小秘密:包括他在内的6个大股东,有5个当年都是涧江河里的淘金者。

澳洲龙虾养殖基地、观赏鱼养殖基地、黄桃观光采摘基地……一个接一个现代化农业、观光项目在官桥镇落地,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正在这里成为现实。

“淘金淘不了一辈子,绿水青山才是一辈子的事。”苏故村的张君感慨地说,当年虽然淘金挣了一点钱,但那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,挣得不安心。现在,他把自家房屋改造成了民宿,前不久当地举行钓鱼比赛,他短短几天就挣了4000多元。

巨龙之眼

碰碰熊

纳雅外传

相关阅读